刘永潭和钱七虎为何能站在我国科技最高讲台上

1周前 (04-14 17:32)阅读0
ajseo
ajseo
  • 管理员
  • 发消息
  • 注册排名1
  • 经验值12050
  • 级别管理员
  • 主题2410
  • 回复0
楼主

1月8日上午,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。 哈尔滨工业大学刘永潭院士、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钱七虎院士荣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

国家科学技术奖是我国科学技术界的最高荣誉。 人民日报客户端首次带您了解最高奖的两位获得者。

刘永潭:为国家筑起“海防长城”

简历:刘永潭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院院士,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,著名雷达与信号处理技术专家,海上新系统雷达理论与技术创始人和领军人检测,1991年和2015年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 他带领团队全面自主创新,在海洋新系统探测理论与技术方面取得重大突破,并在工程应用中发挥重要作用。 他集结了一支专注于海防科技创新的“雷达铁军”,培养了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一大批科技人才。 即使60多岁了,他仍然奋战在教学和科研第一线,继续为“海防长城”建设贡献力量。

如果有一件事情从来没有人做过,而且我不知道能不能做,你会选择做吗?

37年前,面对这样的选择,一个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做,并坚持把它做好。 他就是我国雷达技术和信号处理专家、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永坦。

1月8日,82岁的刘永潭因其为我国对海探测雷达新系统研制做出的开创性贡献,登上了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领奖台。

在荣誉面前,老人始终表现得很谦虚。 他说,“我只是一名普通教师和科技工作者,在党和国家的支持下取得了一些成绩,这份荣誉不仅属于我个人,也属于我自己。” 这个团队属于这个伟大时代所有爱国、奉献的知识分子。”

“中国也必须研发这样的新系统雷达”

1981年秋,45岁的刘永潭心里有一个远大的志向——创建和发展中国的新型制度雷达。

当然,这个雄心壮志并不是凭空而来,而是来自于他之前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求学的经历。

伯明翰大学电子工程系拥有丰富的文献和先进的测试设备,还聚集了一大批雷达技术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。 刘永坦的导师谢尔曼就是其中之一。

当时,谢尔曼正在主持研制一项重大科研项目“民用海态遥感信号处理器”,刘永坦有幸参与其中。 在这个过程中,他对雷达有了新的认识,并萌生了为国家研究新型雷达系统的想法。

“传统雷达虽然号称‘千里眼’,但还是有很多东西看不到。”刘永坦说。 “因此,几个西方主要国家正在致力于开发看得更广、更清晰的雷达。”

刘永坦提到的“超级”雷达就是新制雷达,被俄罗斯人称为“21世纪的雷达”。 在当今世界一千多种类型的雷达中,新系统雷达不仅代表了现代雷达的发展趋势,而且对于航空航天、航海、渔业、沿海石油开发、海洋气候预报、沿海经济区等也具有重要意义。发展、国防等领域。 影响。

随着研发工作的不断推进,刘永坦对新系统雷达的了解逐渐加深,也越来越意识到它的重要性。

“中国必须研制出这样的新系统雷达!这是我必须做的!” 刘永坦说道。

去做就对了! 回国后,刘永坦立即开始准备工作。

但当他提出这个大胆的想法时,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和支持。 “大家都劝我,雷达领域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,为什么我一定要这么做呢?这样的研究风险太大,周期太长,很可能会花光我所有的时间。”和精力却一事无成。”

确实,这个技术太难了。 雷达在观测海洋时,总会面临各种干扰,如波杂波、无线电信号等。 如何从中提取微弱的目标信号是一个世界级难题。 20世纪70年代中期,国内曾尝试使用这种新的雷达技术系统,但最终没有取得成果。 国外还没有人成功过。

然而,刘永坦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。 他坚信新系统雷达技术是完全可能的。

“这项技术对我们的国防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,如果我们不研究掌握,等其他国家发展起来再效仿,我们肯定会落后于人家。”

填补国内空白、从零开始的攻坚战

这注定是一场填补国内空白、从零开始的硬仗。

首先要克服的障碍是获得国家的财政支持。

1982年初春,刘永潭专程到北京,向时任航天工业部预研部领导汇报。 他详细介绍了当时发达国家新系统雷达的发展趋势,并讲述了自己的大胆想法。

当年,刘永潭频繁往返于北京和哈尔滨之间,为各主管部门的领导和专家做讲解。

刘永坦说:“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跑北京,一年大概有200天在外面。”

最终,在刘永坦的努力下,新系统雷达研制项目获得了航天工业部的资金支持并获得立项。

得到支持后,刘永坦立即组织团队进行详细规划和准备,起草了20万余字的《新系统雷达总体方案论证报告》。

接下来的战斗更加艰苦。

除了基本思路之外,刘永潭根本找不到太多的资料,更别说参考相关的技术了。

一切从头开始。设计-测试-失败-总结-再试一次...一遍又一遍

经过团队8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,上千次实验,获取数万次测试数据,新系统雷达主要关键技术取得了突破。 从预研项目正式列为国家科技应用与基础研究项目。 项目。

刘永潭团队取得理论突破后,不少人觉得只能“放弃”了

不过,刘永坦认为,仅仅“纸上谈兵”还不够。 国家真正需要的是一种具有实际意义的新型实用雷达系统。 “如果这些理论成果不能转化为实际应用,无疑就像一把没有锋利的剑,看起来很好,但没有什么用,这对国家来说是巨大的浪费和损失。”

于是,他带领着队伍继续战斗。

1989年,我国第一个新制雷达站建成。

1990年,中国完成了首次海上远程目标探测试验。

1991年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。

2011年,成功研制出国际领先的远程对海探测雷达新系统。

2015年,再次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。

……

37年来,在刘永潭及其团队成员的不懈努力下,中国新制雷达终于从梦想变成了现实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拥有这项技术的国家之一。

“我们团队的成员虽然穷,但他们努力工作,感到很荣幸。”

刘永坦在采访中反复强调,新系统雷达的成功研制离不开国家支持和团队协作,是大家集体智慧的结晶。

37年来,当刘永潭一次次做出舍小利大的决定时,团队成员始终义无反顾地全力支持和配合。

团队骨干徐荣庆、张宁、全太凡、邓伟博、余长军、马子龙、张庆祥等人纷纷表示:刘老师才华横溢、胆大包天,善于团结大家共同解决问题。 我们有信心跟着刘老师走。

确实,刘永潭敢于直面困难、挑战自我的精神,以及在困境中勇往直前、毫不退缩的决心,早已深深植根于团队每一位成员的心中。

“这些家在哈尔滨的队员,每次去外场往往都要工作两三个月,然后再回去休息几天。” 刘永潭说:“为国家贡献力量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和使命。国家如此重视,把这个项目托付给我们,是我们最大的荣幸,所以我们的团队成员虽然贫穷,但他们努力工作,努力工作。”感到荣幸。”

如今,刘永坦的团队已经从原来的6人研究团队发展到了30人的团队。 尽管获得了很多奖项,但团队的进步仍在继续。

刘永坦说:“接下来,我们希望将现有的新系统雷达小型化,使其应用​​更加灵活和广泛。”

钱七虎:立志筑盾、专业报国

简历:钱七虎,1937年10月出生,江苏昆山人,防护工程专家,首届中国工程院院士,陆军工程大学教授。 从事防护工程研究和人才培养60余年,建立了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体系,解决了核武器航空、地面接触、钻地爆炸、新型钻地弹侵彻爆炸,完成了我国防护工程领域的一次时代跨越。

为国家构筑“地下钢铁长城”

钱七虎的公众声誉并不高,但在防护工程领域,他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名字。

奋斗一年,报国六十年。 高中毕业时,钱七虎放弃了直接选拔赴苏联留学的机会,响应国家号召,到新成立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。 毕业后赴江苏省深造。 完成学业后,他回到国内,投身于防护工程领域。

20世纪70年代,当人们欢呼庆祝核弹爆炸成功时,一群穿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冲进爆炸现场,年轻的钱七虎也在其中。 他对核弹防爆工程的研究开创了我国核生化防护工程新学科。

世间万物都是相辅相成、相互制约的。 有矛的地方就必须有盾牌。 防护工程被誉为国家的“地下钢铁长城”。 如何打造坚不可摧的“盾牌”,成为钱七虎一生研究的课题。

20世纪70年代初,钱七虎奉命为空军设计飞机舱门。 当时,飞机舱室防护门的相关设计计算全部采用手工计算,计算精度差、效率低。 为了设计能够抵御核爆炸冲击波的机库门,他在国内率先引入有限元计算方法,解决了大型防护门变形控制等问题。

当时有限元计算方法刚刚兴起,没有人给予指导。 钱七虎本人翻译、编译外文资料十万余字。 为了缩短防护门的启闭时间,他还创造性地提出采用气动升降门。 面对又重又大的防护门,最初的实验一次又一次失败。 他一次又一次带领团队总结经验、直面困难。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,他经常在办公室里睡了两年多,终于成功设计出了当时跨度最大、阻力最高的机库门。

“矛”与“盾”的对抗不断升级。 随着侦察手段的不断更新以及高科技武器和精确制导武器的出现,防护工程往往“无法隐藏和抵抗”。 为应对挑战,钱七虎带领团队对深侵彻武器防护开展系统研究。 并创造性地提出了建设深层地下防护工程的总体构想。

他和他的团队经过10多年的研究,构建了破碎带的有限内耗模型,研究了地面冲击引起的工程地震的不可逆运动,为反土钻探的设计和施工提供了理论依据核武器防护项目。 我国战略工程的安全配备了“金钟”。

近年来,钱七虎提出核废料深埋地下处置、国家能源储备规划等重大建议,均得到相关管理部门采纳。

保护工程的建设离不开理论体系的支撑。 20世纪80年代,钱七虎发表我国第一篇防护系统工程论文,开创了国防与人防工程软科学研究领域的先河。 20世纪90年代以来,他带领团队完成了“防护结构概率设计理论研究”等研究,不仅为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体系奠定了基础,也将我国这一学科推向了世界一流水平。国际先进水平。

时刻思考专业精神对国家建设的用处

不仅在国防工程上,钱七虎将科研成果的应用延伸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。

珠海机场想要扩建,雄踞三灶岛南端的炮台山成为天然障碍。 1992年12月28日,珠海三灶岛。 此刻,全国人民都静静地观看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爆炸,而爆炸的负责人正是钱七虎。

“虽然我很有信心,但心里不免有些不安。爆破需要一次性将半座山移入海中,还要保证山外不远的村子里的房子不倒塌。”这需要极高的精准度和力量。

挑战是前所未有的。 此前,炮台山的爆破是无人敢攻克的难题。 为此,钱七虎甚至还下达了军令状。 大炮台山爆破被誉为“天下第一爆破”。 在为珠海特区改革发展吹响新号角的同时,也为我国爆破技术开辟了新的应用领域。 这背后,他七次奔赴珠海调研,用无数个日日夜夜与技术人员讨论设计方案。

“关心国家的建设和发展,是一个科学家必须有的情怀和责任。” 钱七虎说道。

港珠澳大桥有一条长约6公里的海底隧道。 海底沉管的对接是施工中的难题。 钱七虎综合考虑洋流、涌浪、沉降等多种因素,提出合理化建议,助力管道顺利连接。

“钱老师非常热衷于科学研究,他总是思考自己的专业在国家建设中能够发挥的作用,能够提出具有前瞻性的想法和想法。” 钱七虎的学生、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陈志龙说。

20世纪90年代,钱七虎预见到未来城市发展充分开发利用地下空间的趋势,开始开展相关研究,主持中国工程院咨询项目,并组织撰写了我国第一篇关于地下空间的论文。项目成果的基础。 这是一本关于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专着。 如今,他已参与全国20多个重点设防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组织、编制和评审,部分理念已被采纳到中国未来城市雄安的建设中。

1999年,钱七虎在国内首次提出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的战略。 陈志龙认为,时至今日,城市地下空间开发、地下高速公路、地下物流等概念仍走在世界前列。

年过八旬的钱七虎早已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,但比以前更加忙碌。 作为多项国家重大项目专家组成员,积极为决策部门提供建议。 此外,作为顾问,他还被邀请到项目第一线指导项目建设。

“有钱院士在,我们做事更安心了。”有工程师说。 由于工程项目所在地往往交通不便,有时还要深入地下数百米,考虑到钱七虎的年龄,他身边的一些亲戚和学生都劝他推进一些事情,但他总是说:“现场勘察是工程项目的关键。” 只要能安排时间打好建设基础,我们就一定去。”

有一次,一个研究单位邀请他参加一个科研项目论证会。 会议前两天,他因长年在隧道里摔​​倒的老毛病,关节炎急性发作。 痛得连走路都困难。 大家觉得项目论证会少一两个专家影响不大,就建议他退票在家休养,但他拒绝了,带着止痛药坐在轮椅上参加了项目会。

“作为一名军队科学家,科技强军、为国筑盾是我一生的追求,也是我的事业和幸福。” 钱七虎的话响亮。

我们要全心全意培养好青少年

在妻子袁慧看来,钱七虎是一个纯粹的人,很少考虑个人得失。 “有一次,他去清华大学帮忙编教材时,得了严重的痔疮,坐在椅子上坐不住,就躺在床上写字。后来,疼痛太厉害了,我凭着坚强的意志,在床上写字。”建议他,他无奈去医院做手术。

钱七虎是院士、军人、教师。 “他非常爱才,重庆有一位老师,技术能力出众,他很关心,一想到什么问题,就拿起电话聊半个小时,却聊不出来。”记住他自己孩子的电话号码。” 袁慧说道。

“钱老师很关心学生的生活,有一年大年初二,他带着家人来看望我刚出生的儿子,了解我们有什么困难。” 某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尹方林说。

20世纪90年代以来,钱七虎用自己的院士津贴和全部获奖奖金成立了金惠慈善基金,资助贫困失学儿童和孤寡老人。

对生活充满热情,对学术严谨。 说起跟随钱七虎求学的经历,很多学生都经历过“痛并快乐着”。 他总是不厌其烦地逐字审阅学生的论文。

“写论文不仅仅是为了获得学位,科研成果必须应用于实践,不能马虎,理论和技术必须经得起实践的检验。” 钱七虎说道。

几十年来,钱七虎一直愿意为别人做阶梯,把培养人才作为自己的人生乐趣。 他创建了我国防护工程学科和人才培养体系。 已指导博士生50余名,博士后40余名,帮助国家级科技人才10余名。 其中多人被评为“长江学者”、“杰出青年”、“勘察设计大师”。

“近年来,考虑到钱院士年龄较大,我们建议导师可以代我们承担新招收研究生的专业基础课。 他立即回骂我们,并教导我们不要从事代老师教学生的做法。 但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培养年轻人。”陈志龙说。

钱七虎对名利看得很淡。 排名奖项时,钱七虎不会让他排第一,有的根本不让他的名字排。 他甚至宣布,在他参与的所有项目中,他将担任技术顾问,而不是项目组组长。 他不会获得任何奖项的排名。 他指导学生完成的文章必须有他的名字。 他规定所有署名的文章都必须经过他最后一次审阅; 非本人撰写的文章不得列为第一作者。

2009年,担任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副会长的钱七虎主动放弃提名机会,支持青年学者冯夏庭担任学会会长。 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:“世界岩石力学研究中心在中国,冯霞庭年轻、有能力、有梦想。”

“发展防护工程,年轻人需要成长,所以我们必须把更好的机会留给年轻人。” 钱七虎说道。

0
0
收藏0